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龙煤控股 > 基层动态
 
祖孙三代的矿山缘
发布日期:2018-09-11    责任编辑:

 

祖孙三代的矿山缘

 

赵壮志

 

      今年是七台河矿区开发建设60周年。一个甲子,几代煤矿人用赤诚的汗水把土法上马的小井群建成了一座现代化大型煤炭企业,在莽莽荒原、倭肯河畔成就了一座风光秀美的山水园林城市。新建煤矿直属井党支部书记郑金昌祖孙三代都是矿工,他的爷爷郑丛娥和外祖父付美坤都是19589月七台河矿区开发建设的第一批创业者,如今,全家有20多人都在七台河矿业公司工作。三代人见证了七台河矿区开发建设发展的沧桑巨变。

 

祖辈的艰苦

 

      郑丛娥今年已经83岁,祖籍山东省阳谷县,因生活困难,1958年携家带口到东北挖煤。他所在的队组正是后来的新建煤矿南采423采煤队。与郑丛娥不同,外祖父付美坤是当时支援七台河矿区开发建设从鹤岗矿区整建制调来的矿山建设者,当时付美坤已经是采煤队队长了。

      老人们回忆起当年的艰辛至今仍历历在目:他们就在靠山背风的地方以山体为后墙,掏进去一个大山洞,用圆木搭个人字形的斜坡架,抹上大泥,铺上稻草——这便是矿工兄弟们最初的“家”。后来,家里搭了火炕,炕上铺上草,草上面铺上席子。一个地窨子住十几二十户人家,有条件的中间挡个布帘,隔一下;没有条件的地上摆两个箱子算是分界线。锅碗瓢盆都放在地上,由于地窨子地势较低,每逢雨季,地窨子里罐满了水,锅碗瓢盆连同鞋子一起都漂起来了……

      当时的煤矿井下,都是用木柱子支护,用嘴叼着煤油灯,人工打眼放炮,攉出来的煤再用麻袋向外背。一麻袋煤约有180斤重,体力劳动相当繁重。

 

父辈的愿望

 

      郑金昌的爷爷、外祖父都在新建煤矿干了一辈子,1972年,郑金昌的父亲郑继成也在新建矿九采区407采煤队当上了一名矿工。1974年,直到郑继成结婚后,矿上给分了一户公房,才从原来住的地窨子里搬出来。有一天,他对郑丛娥说:“老爹,我想好好干,多挣点钱,给咱家盖三间红砖青瓦的新房。”

      打那时起,郑丛娥也把工资交给儿媳掌管,为了这个住新房的心愿,全家共同努力。

      有了愿望,就有了动力。从此后,别人不愿上的夜班,郑继成抢着上,节假日别人休息了,郑继成就加班,每个月开支的时候,郑继成的工资总比同队别人的都多,手掂着厚厚的一百多块的工资,他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郑继成说:“六七十年代,新建煤矿井下都是小溜子,刨下来煤之后,拿着小锹,把煤攉到溜子上,煤从溜槽自动滑下到矿车里。”

      这间只有24平方米的公房,郑继成一家住了20年。郑继成退休时,新建煤矿建成了皮带斜井——煤不落地了,伴随着改革开放,煤炭生产现代化的进程日新月异,同时,煤矿的生产经营一天天地好起来,矿工的日子也一天天地好了起来,上世纪90年代,郑继成一家搬进了饱含着父子20多年愿望的三间红砖青瓦的新房。

 

孙子的自豪

 

      矿山的儿女爱矿山,受家庭熏陶,郑金昌从技工校毕业后,成了家里第三代矿工。

      到郑金昌上班时,矿上已经有了现代化的综采机组,井下生产实现了连续化。那时候一水平的开采还没有结束,爷爷、姥爷、父亲那一批工友有很多也都在岗,郑金昌觉着伙计们总是那么亲,就像自己家里的父兄般亲切。

      伴着新世纪的脚步,在矿上工作了20多年的郑金昌也搬进了矿家属楼,结束了烧炉子、烧火炕的日子。

      伴着新世纪的脚步,新建煤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井下生产工作面已经从一个增加到了九个,并全面取消了“炮采”,这正是郑金昌见证的矿山发生的沧桑巨变。

      郑金昌说:“2000年之后,新建煤矿开始大上机械化,大力发展新工艺,小改小革成果也越来越多,近几年连续取得了0.65米极薄煤层机采破万吨的可喜成绩,在掘进上从扒装机到现在的扒渣机,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

      如今,在七台河市中心一幢居民楼三楼120平方米的大房子内,住着郑继成老俩口。他时常对儿子郑金昌说:“想想当初的艰难,看看现在的变化,赶上了好时候了,采煤家什越来越先进,企业形势越来越好,矿工也越来越有福了。”

相关新闻
·鹤岗矿业公司党委深入学习准确把握《手册》内涵全面提升企业党建工作质量
·双鸭山矿业公司党委在学习贯彻《手册》工作中三贯穿四结合求实效
·七台河矿业公司各煤矿多措并举持续深入推进安全警示教育活动
·鸡西矿业公司六项安全警示教育活动全面铺开
·穿针引线细做工惠民举措暖人心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闽江路237号
黑ICP备12001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