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龙煤控股 > 龙煤文苑
 
【矿区生活】悦纳更年期
发布日期:2017-07-18    责任编辑:

 

悦纳更年期

 

勤聆

 

我的更年期,伴着2017年春天的钟声向我走来,就像万物复苏,一切刚睡醒的样子。体内的小宇宙在跃跃欲试,蠢蠢欲动。内心像上满弦的弓,一触即发。以前每天都向夜晚借一段时间看书、学习,此刻没有一点兴趣。晚上,沾枕头就着,早上,窝在温暖的被窝里不起来。那些呼之欲出的灵感也突然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语还羞,千呼万唤不出来。不想参加一些人多的聚会,听不了嘈杂的说话。话拿来就说,直来直去,我都听见刺耳的响声,还有点爱计较了,就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内心像有一团火,时不时跳出来燃烧,它们穿过层层阻力,燃烧厚厚的脂肪,就在要穿破我的铜墙铁壁时,我意识到它来了,我克制,跟它和解,跟它握手言欢。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像刚点燃的火柴,突然给它扔在水中,“噗”的一下就灭了……

当这些症状在体内显山露水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通知了我的“俘虏”与“战利品”。我告诉他们,我乖了那么多年,现在不想乖了,他俩默认表示理解。不约而同地问我:“你得更多久?”

我用道听途说来的吓唬他们:“如果家人能给予更多的爱、理解,支持与尊重,会过度快一点。反之,十年八年都有可能。

儿子问我:“更年期是什么症状?”

“比你的青春期更甚。”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儿子,率先拿起了抹布,让老公诧异,张大了嘴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儿子颇有些不情愿地说:“我妈让干的,我说等一会都不行,必须快点。”老公小心翼翼,处处维护着我这个随时要爆破的定时炸弹。这两个大男人学会了“看云识天气”。当我像机关枪一样向他俩发火时,他俩相互安慰着,鼓励着:“别跟她一样。”有时候他俩像汪曾祺笔下的《多年父子成兄弟》似的抱团彼此叮咛:“我过几天走了,你在家可得小心一点。”好像一不小心,我能吃了他们似的。有时候两个人还惺惺相惜,相互拍着肩膀安慰:“你在家要乖一点,别惹她。”“嗯,我不跟她一样的。”彼此劝慰着。

有人说,更年期是一个女人的多事之秋,也有人说更年期的女人像精神病。尽管事先了解一些更年期的知识,例如心烦气躁,莫名出汗,看什么都不顺眼,听不顺耳的话就想爆发,莫名感到委屈,想哭……我见过更年期严重的,像洪水猛兽,变得不可理喻。

好友问我:“最近怎么样,推荐的药吃了没有?”我说我想享受当下的时光,朋友确信我病得不轻。人生是一场旅行,沿途的风景,不只是风和日丽,花香袭人,也有暴风骤雨,荆棘丛生,我不想错过每一道风景。好友石头说:“你最近气色越来越好,很漂亮。”

“那可能是更年期的功劳吧?让更年期来得更猛烈些吧!”

她说我快乐得像个獾子一样,哪是什么更年期?一个忘年交好友也说我,你一个毛孩子哪能更年期?但我知道它真的来了。更年期,我像对待生活中所有的挫折、磨难一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及时调整心态,给心灵洒满阳光,让它云淡风轻。

它踏着春天的风翩跹而至,它又随着春天的风悄然离去。适时控制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不让它肆意泛滥,是我们应有的能力。更年期,要像大禹治水一样,宜疏不宜堵。以平常心,平和心悦纳更年期,让它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于是,我更年期的症状消散时,北方春天的小草还未发芽。

相关新闻
·【心香集束】 散文——梳子
·【心香集束】 散文——消失的炊烟
·【诗路新雨】散文诗——特殊的日子
·【诗路新雨】散文诗——我们的煤城
·【诗路新雨】春的呼唤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闽江路235号
黑ICP备12001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