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龙煤控股 > 龙煤文苑
 
【矿区生活】大个
发布日期:2017-07-18    责任编辑:

 

大个

 

吴翠连

 

他叫峰,个子却唱了反调,在采煤队伍里是个矮人。不知是哪个捣蛋的队友率先叫他大个,扩音器一般传遍整个采区。峰特别讨厌这个讽刺意味浓重的绰号,每每听到就板起面孔。

叫你大个咋地?那是瞧得起你,别不识好歹!个别队友见他板脸,反而叫得越发起劲。

他封不住别人的嘴,又不能与队友为敌,无可奈何只好拼命干活,想使绰号具有另一层意义。

工作中他因一次意外受了伤,伤好后被安排在采煤段做调度。调度不用到井下挖煤,只要坐在办公室里,手握电话上传下达就行。当调度第一天,第一次听到电话铃声的召唤,他的声音竟抖如过电:“喂,你好……”他突然觉得自己长高了。

别以为上了地面,就不叫你大个了,你还是我们眼中的“大个”!队友们大个大个地叫得更勤了。

调度室是教室般大小的屋子,实际上是段队办公室、会议室、休息室。其他区段的调度都不满意这样的工作环境,他却满心欢喜。他不仅练就了倾听与转诉的能力,还能一字不漏地记下电话内容,简直就是录音的文字版。

其他调度值夜班很少有耐得住空旷寂寞的,不是窝在屋里看电视玩手机,就是跑到其他人那里聊天,听到电话铃声震天响才往回跑。他却安静地守着电话,用读书打发空闲时间。他涉猎的书目广似百家姓,却以社科类为主,不知不觉间懂得了许多不了解的事,清楚了很多不明白的道理。有时合上书闭上眼,思索书中箴言,箴言就如一扇扇打开的窗户让他心明眼亮。他慢慢地变得通情达理,渐渐地在上传下达中充满了感情。这项枯燥乏味的工作,他因投入了真情实感,竟做得意味无穷。

一天夜班,接班后他才知道立井罐笼出了故障,正在检修无法运行。白班的矿工们本要从斜井升井的,不知是谁说维修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所以就只好等了!可是一个小时还没修好,部分矿工就开始骂娘了。这时各段队长组织再从斜井升井,倔脾气上来了,矿工们都不同意——因立井与斜井间隔的巷道太长,各段长也就陪着笑脸听他们的抱怨。

17点,电话响了,一位矿工家属询问:过点了为什么还没下班。他就告知原因,家属说,难怪手机一直没人接,原来还在井下,没有危险就好,还以为出事了或者找借口野去了。

这使他想起自己下井时,晚回家一会,家人的心就无处安放。煤矿是高危行业,矿工家属从亲人上班的那一刻,心就悬起直到他们安全回家。此刻矿工不能正常下班,又无法告知家人。家属知道调度电话的,自然会问,不知道的,因无法联系就会担心、怀疑,有的还会以为矿工出去喝酒了呢。种种以为虽然会在矿工回家后消散,但多少都会影响夫妻感情!

“我应该通知他们的家属!”他是想到就会立刻去做的人。拿出联系电话记录本,逐个拨打告知家属详情:“喂,你好,你是某某的家人吗?我是某某的同事,罐笼坏了,技术人员正在检修。他要晚一点才能回家,请你不要担心他很安全,他让我告诉你,让你放心,让你先吃……”

本采区的打完了,他想起其他采区。于是来到掘进区的值班调度室。掘进调度根本没往那方面想,他觉得自己也没资格让人家打。他有些讪讪地回来,想了会决定“替”他们打。他在工作电脑上调出其他采区当班矿工家属的电话后逐一拨打电话,跟多少不同的声音说着相同的话语……他亲切礼貌的话语安抚了矿工家属烦躁的心。电话终于打完,还没传来罐笼修好的消息。他笑着站起来,舒舒服服地伸个懒腰,个子竟随着伸展高了。

如果煤炭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他的调度职位一定能稳稳当当地干下去,谁知这几年煤炭价格一路下滑。

他所在的煤矿开始大量分流人员,各采区的调度就没了工作。一个个怨声载道的,这份工作每天舒舒服服的都习惯了,谁还愿意回到原来的井下岗位?有门路的找门路,即使干不成调度,也要干一份轻松没危险的工作。他既没门路又没钱,只好回去采煤。

毕竟多年没下井了,好在他适应性很强,只几天工夫就让队友们看到他昔年的风采。队友们都说:大个,你还真算个大个,放哪都行!

采煤刚满一个月,他又被调回井上做调度了,这可是有单独办公室的机关调度。你一定以为他又受工伤了吧,没有,他好着呢!

未分流前,立井各区的调度们承揽了基层上传下达的所有工作,把矿机关的三个大调度闲成了大爷。分流后他们三个累昏了头,其中两个任劳任怨认真负责,另一位公子哥不仅频频出错还整日叫喊: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哪是人干的活!被领导训了几句后大发雷霆,另谋高就去了。就这样峰又回补缺。

其实,干活细心认真的峰,在采煤段的队友心中是名符其实的“大个”。

相关新闻
·【心香集束】 散文——梳子
·【心香集束】 散文——消失的炊烟
·【诗路新雨】散文诗——特殊的日子
·【诗路新雨】散文诗——我们的煤城
·【诗路新雨】春的呼唤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闽江路235号
黑ICP备12001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