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龙煤控股 > 学习园地
 
煤企自我改变才能重生
发布日期:2017-04-14    责任编辑:

 

 

煤企自我改变才能重生

 

卜昌森

 

  中国煤炭行业正处在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时期。煤炭工业下一步的路在何方?前途如何?

  鹰,作为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可以奇迹般地活到七十岁。但大部分都在40岁前就会死亡,只有30%可以活到70岁高龄,而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40岁的时候必须做出艰难而重要的抉择—走上悬崖,拼命的敲打岩石,把自己的喙敲掉,直到新的喙长出来,然后把自己的爪子一个个拔掉,再长出新的,最后要拔掉自己的羽毛,然后获得重生。因为在40岁的时候鹰的喙(嘴巴)又弯又长,无法获得食物,爪子变得迟钝,羽毛也变得很茂密,要想生存,它就必须这么做。老鹰的重生告诉我们,改变是痛苦的,改变是必须的。

困境中备受煎熬的中国煤炭行业,新中国成立以来已经走过了66年的发展历程,各种新旧矛盾和问题集中凸显,正像重生之前40岁的老鹰一样,面临着生死选择,只有改变才能重生。

 

回顾昨天: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佛家的“因果论”认为,今世的“果”乃是前世的“因”,让我们循着历史的轨迹,来探寻一下中国煤炭产业的前世和今生。从建国到现在,中国煤炭产业经历了六个发展阶段:

  煤炭产业恢复时期(1949年—1957年)。大致从建国至“一五”末,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是“低”。突出表现为生产能力低、产量低、效率低、安全保障低。1949年全国煤炭产量仅为3243万吨,到“一五”末即1957年达到13073万吨。

  无序时期(1958年—1976年)。大致从“大跃进”至文革结束,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是“高”。突出表现在脱离实际的高指标、创高产、放卫星,连续三年“大跃进”,导致煤炭产业大起大落。开工建设的矿井设计能力高达3.2亿吨,尤其是“文革”期间“创水平、放卫星”留下许多后遗症。

  “有水快流”时期(1982年—1992年)。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是“乱”,突出表现在办矿主体乱、矿井生产乱。80年代百废待兴,社会经济对煤炭的需求量猛增,国家提出了“有水快流”的方针,实行“大中小煤矿并举”的政策,全国矿井数量迅速增加。

  自救解困时期(1992年—2002年)。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是“九五”苦,“十五”难。由于上一阶段粗放型政策的引导,煤炭行业发展迅猛,但质量低下,过低的行业集中度导致市场竞争激烈、秩序混乱,从而引发了一轮艰苦创业的浪潮,这是我们老煤炭人都难以忘怀的阶段。

  黄金十年(2002年—2011年)。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是“热”,突出表现在煤炭市场热、投资热、企业负责人头脑热。在宏观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环境下,煤炭需求大幅增长,带来产量、价格、利润的飞速增长,致使许多煤炭企业无序投资、盲目扩张。2002年到2011年,煤炭产量由13.8亿吨增加到35.2亿吨,增长21.4亿吨;煤炭价格由275/吨增加到811/吨,增长了536/吨。

  行业寒冬期(2012 —至今)。这个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冷”,整个行业进入漫漫寒冬期,煤炭过剩产能绝对量大、进口煤冲击大、煤价下滑幅度大和行业亏损面积大。

  历史是最好的老师,中国煤炭产业发展的历程告诉我们三个道理: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背规律。规律,只能认识和利用,不能改变和消灭。违背规律,迟早要受到规律的惩罚,最终再回归规律。“大跃进”和所谓“黄金十年”,两次盲目扩张,最终导致了煤炭产业的大起大落。

  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理性。一个企业乃至一个行业的发展,如果丧失了理性,就一定会出现偏差。回顾中国煤炭产业走过的所有弯路,无不是头脑发热、丧失理性的结果。正是因为昨天的“因”,导致了今天的“果”。

  任何时候都不能犯战略性错误。战略决定着方向和大局,战略错了回天无力。中国煤炭产业的发展历程,有诸多从战略层面值得反思的问题和教训。

 

正视今天: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唐代大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写道:“燕赵之收藏,韩巍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戊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看看当今中国煤炭产业,也如盛大华丽的阿房宫殿一样,兴衰如隔夜,可谓“天上地下”。

  当前,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正处在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阶段。而中国煤炭行业则处在生存发展煎熬期、生产接续紧张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历史遗留问题凸显期、产能集中释放期和安全风险加剧期六期交融的阶段。

  经济下行周期以来,煤炭行业内部的竞争呈现三个突出特点:一是非公平,国有与民营企业、新型国有企业与历史悠久国有企业、合法企业与非法违法企业的竞争不公平;二是非理性,煤价下滑有空间,没底线,完全背离市场规律,至今“跌跌不休”,全行业亏损面已达九成,普遍恐慌;三是非组织,煤炭行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缺乏自律,没有组织的引导和约束,陷入恶性竞争之中。

  回顾昨天,中国煤炭产业的发展有着诸多教训。正视今天,我们是不是也该反思追问: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煤炭产业今天的困境?今天的我们是不是仍在制造教训?

  1200年前杜牧哀叹:“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痛定思痛,中国煤炭产业今天的困境,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既有宏观产业调控失调的因素,更有企业家头脑发热、重规模轻效益、大干快上的原因,是我们行业自身的不理性造成的。对比今天,昨天不理智,今天理智吗?面对竞争大家都怕让别人占了自己的市场,都在超能力生产、拼命降价,完全违背了市场规律。过去在非理性中过度投资,今天同样在非理性中自相残杀,甚至一哄而上的悲剧虽然殷鉴不远,但仍在不断上演。

  正视今天,必须牢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不能重演昨天违背客观规律和缺乏理性决策的错误。困境之中,更加需要冷静和理性,更加需要对客观规律的认识和把握,更加需要谋定后动,更加需要正确的方向和准确的出击。

 

展望明天:风雨过后是彩虹

 

  煤炭市场从20125月逆转到现在,已历经四年多的时间了,有许多煤炭人的精神要崩溃了。今天最主要的是“增强信心、提振精气神”。今天市场很残酷,明天市场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任何产业都要经历繁荣、萧条、重组再繁荣,重组之前意味着有相当一批企业明天晚上活不过去了,要倒在明天晚上,所有才能迎来后天的兴旺,这个市场规律谁也打破不了。但“希望总在绝望中诞生”,“风雨过后是彩虹”这需要我们煤炭人鼓起勇气,直面困难。

  在资源日趋短缺的大趋势下,今天煤炭产品的过剩,只是相对过剩。201412月公布的凝聚了30位院士智慧的《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战略研究》提出:作为中国的基础能源,煤炭肯定要革命,但不是“革煤炭的命”,提“后煤时代”尚早,“去煤化”不可取。当然,往往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今日煤炭产业正面临着几多无奈、误解的尴尬境遇,亟需破除强加给煤炭产业之莫须有的“五大误解”:

  一是亟需破除“煤炭产业是夕阳产业、处于穷途末路”的误解。我国能源储量“富煤、缺油、少气”的禀赋特性,决定了煤炭是我国最重要的基础能源和原料,而且长期是主要能源。煤炭是我国最丰富的能源资源,煤炭占我国已探明化石能源资源总量的94%左右。从能源价格关系看,目前我国煤炭价格是石油价格的1/9,天然气价格的1/3左右,煤炭是我国最低廉的能源资源。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看,“十三五”时期,我国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7%以上,油气进口来源地和运输通道大多位于地缘政治复杂地域。从非化石能源替代能力看,我国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到2020年的比重仅能提高到20%左右,短期内大幅增加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比重还有较大难度。从煤炭洁净化发展看,随着煤炭清洁高效转化技术日趋成熟和现代煤化工产业化发展,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将逐渐提高。

  煤炭行业,应保持这种清醒!国家层面,应保持这种战略定力!

  二是亟需破除“煤炭行业是全面过剩、没有出路”的误解。全国煤炭产量:20009.99亿吨,201032.4亿吨,201537.5亿吨。全国煤炭产能达57亿吨,非法、违规产能达8亿吨,有安全生产隐患产能约为3.5亿吨,超能力生产煤炭2.8亿吨,劣质煤产量约4亿吨。2014年底小于30万吨/年的矿井7000多处,产能5.7亿吨/年;小于9万吨/年的矿井5000多处,产能3.1亿吨/年。因此,“去产能”主要是去落后产能、不安全产能、非法违法产能。

  三是亟需破除“煤矿生产意味着出事故,只要挖煤就要死人”的误解。事实上,绝大多数煤矿企业是可以实现安全生产的。2015年,山西省1078个煤矿发生死亡事故28个,占总数的2.6%97.4%的煤矿实现了“零死亡”。必须重树煤炭企业的社会形象,坚定不移地走安全发展、绿色发展之路。

  四是亟需破除“煤矿生产粗放脏险、煤矿职工低人一等”的误解。实际上煤炭行业是一个高技术、高科技含量的行业,随着煤炭产业兼并重组的推进,煤炭行业已经彻底告别了过去那种落后的生产方式。煤炭企业必须坚定不移的走科技兴煤之路,大力实施人才战略,加快推进煤炭生产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进一步提升煤炭行业的科技贡献率;坚持以人为本,持续改善煤矿工作环境和条件,进一步提升职工幸福指数。

  五是亟需破除“煤炭就是污染、煤矿等同于污染”的误解。煤炭污染完全是挖煤人替用煤人背了“黑锅”,煤炭资源本身不会造成污染,煤炭完全可以实现绿色生产、绿色应用、绿色发展。必须打破谈煤色变的偏见,煤炭企业要坚定不移地实施“绿煤战略”,加快煤炭产业向“清洁低碳型”转变。

  把握当下,路在脚下。回顾过去,正视今天,展望明天,都是为了对症下药,把握当下,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煤炭业别无选择,唯一的出路就是杀出一条血路,冲出一条生路。困难时期,我们曾高唱三首歌:《国歌》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国际歌》世上没有救世主和《好汉歌》风风火火闯九州。今天,我们要高唱《水手》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煤炭企业必须坚定信心,信心贵如金。只要信心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们学习老鹰,只有改变才能重生。最重要的是要抓住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机遇,促进煤炭行业去产能。国发【20167号文,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是一剂良方,也是一次挑战。

  我认为未来煤炭行业发展的趋势有以下几个方面:煤炭资源再整合,煤炭产业再重组;行业内整合与跨行业重组并存;煤炭转化要面向大市场、生产大产品、实施大转化;煤炭企业转型发展关键在减人提效;生产组织由大而全转向生产、辅助、服务管理模块化、专业化和市场化;煤炭转型发展的路径主要是创新、安全、绿色、高效、共享、持续发展;“互联网+”和“+互联网”将为煤炭产业的转型发展打开更为广阔的空间。(作者为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党组书记、局长)

相关新闻
·煤企自我改变才能重生
·“十三五”煤炭蓝图离我们有多远?
·对煤炭产业转型发展的展望与思考
·煤炭去产能今年目标5000万吨
·二○一七年四大耗煤行业继续调整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闽江路235号
黑ICP备12001160号-1